女人何人懂 心事谁能猜

作者:行者居 | 来源:网络转摘 | 时间:2012-07-25| 阅读权限:游客

  [写在前面]又是一个春雨蒙蒙的季节,那丝丝小雨又一次牵动我心深处的某一根沉睡着的神经――五年前某个小雨淅沥的春日,我告别围城,找回了失落的自己。五年后的今天,伤痛已去,恩怨已了,婚姻于我已成了一道遥远的风景,回望围城,我发现把这段婚姻写成小说一定能赚取多情女人的眼泪,正直男人的怜惜。但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好不容易才给自己一个晴朗的天空,不希望我的天空再下雨。情感脆弱的我不想重新经历一次那炼狱般的婚姻生活,但我必须反思我的婚姻,因此我想陆续写点关于我对婚姻的思考的文字,虽算不上“吾日三省”,但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待,或许还可成为他人的前车之鉴。

  我喜欢文字,阅读常常令我开心,偶尔也爱涂鸦,这习惯由来已久。记得上高中时就有文学刊物向我约稿,惹得周围的同学朋友羡慕不已。要知道,那个年代要将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在多数人看来都是不可奢望的,何况是约稿,那更是所有文学青年的梦想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幸运?

  特具嘲讽意味的是我极不善于口头表达,我弄不清造物主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且不说和别人争辩我会有理说不过无理,就连闹离婚我也没开口吵过架,和先生吵架全在纸上进行,以至于在法庭上办案法官看着那叠厚厚的“吵架实录”忘了身处庄严的法庭捧腹大笑,好在后来办案法官告诉我也正是那叠“吵架实录”见证了我婚姻的失败,这按惯例不可能离得了的婚才得以离成。可惜那叠“吵架实录”随着离婚案的结案被尘封了,随同它一起尘封的还有我婚姻中的所有恩恩怨怨。

  有人询问过,有人猜测过,有人在关心,有人在观望。我让所有人都失望了,就算是至爱亲朋们也不例外,没有人能从我的嘴里得到第一手茶余饭后的谈资。对于当年我怎么会悄无声息的离婚,对于至今我为何还是孑然一身,在很多人的眼底心中都是一个难解之谜。也许是人们不甘心轻易放弃一个这么刺激神经的话题,于是关于我离婚的传言就有了居多版本,无论是好心人善解人意的推测还是心怀叵测者的恶意的诽谤我一概充耳不闻,但我知道在他们眼中我是另类的:

  有权威消息称只有几种情况才是人们认同的可以考虑离婚的理由:或者是违背个人意愿的包办婚姻;或者是造成严重伤害的家庭暴力;或者是被确认夫妻中某方移情别恋的红杏出墙。我的情况不符合其中任何一条,可是,我坚持离了婚。

  这是一个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家:夫妻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分别都有着体面的工作、不错的待遇,难得还有个人见人爱儿子,多少人求之不得。然而,我炒了丈夫的鱿鱼。

  离婚本事一件惊天动的事,多少夫妻吵得天昏地暗,打得头破血流却还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哪怕是早已恩断情绝,不闹个人仰马翻、鸡飞蛋打很难作出最后的决定――女人尤其如此。而我这婚出人意料地离了,连同事朋友邻居都好久以后才听说,但听说了也好长时间也不敢相信。

  一般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离婚的女人都有个共同的爱好:喋喋不休地向所有可以诉说的对象诉说自己的不幸,控诉婚姻对自己的伤害,唯恐天下人不识男人真面目。但离婚五年来我一直缄默着,至今我没对任何人讲过先生的半点不是。

  女人下决心要与“没有原则问题”的丈夫分手,与旧的婚姻告别,总归应该是想寻找新的情爱对象建立新婚姻家庭吧?然而我这个虽无羞花闭月之貌但也不算太丑的女人、读过几句书职业也不算差的女人却迟迟不见交友结婚。

  ……

  这是一个言行举止多么叫人费解的女人啊!这谜一般难解的女人让那些好奇心强的多事者浮想连翩,在他们极为丰富的想象中,有时我是孤傲的天使,有时我是狐媚的妖精,有时我是古怪的精灵,有时我是乖张怪物……总之,我是一个不正常的女人,神密诡异。

  其实我什么也不是,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和所有女人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七情六欲皆正常;不同的是我被婚姻闪了腰,需要时间静静的疗伤,我不善言辞也不想申辩,只好独自默默地反思。我想五年的时光并没有白白流逝,从自己的失败中我也悟出了一些婚姻里的玄机。



上一篇文章:无奈的不懂 永远的伤痛
下一篇文章:心底有份别样情

当前位置:行者居 >> 文章频道 >> 独品香茗 >> 文章正文 【文章录入:行者居】 【关闭窗口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Gmail邀请 | 交流贴吧 | 笔墨恭候
Copyright© 2004-2006 www.mcs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粤ICP备05035959号 ZhuHai,China